扎克·施奈德“饭圈导演”?

得知《正义联盟》能推出导演剪辑版那一刻,扎克·施奈德仍感到难以置信。他和妻子去院子里坐下,点燃篝火、打开香槟,“我们喝了很多,然后把自己锁在暗室里埋头苦干八个月。”

如今,《扎克·施奈德版正义联盟》已在流媒体平台HBO Max上线,截至毒眸(微信ID:DomoreDumou)发稿,IMDB评分8.3,烂番茄新鲜度73%,口碑比2017年的院线版大幅提升。该片在国内的好评程度更甚,一度有十万人在豆瓣打出了9.0的高分。

这部有着6个章节、长达4个小时的电影原本无法问世。4年前离开《正义联盟》项目时,扎克·施奈德的电脑里只有一份粗剪版,后期特效尚未完成,画面是黑白的,也没有配乐和音效,他本打算将其作为人生纪念,未来随机向亲友们展示。

然而影片的命运,被一场粉丝运动改变了。扎克·施奈德和全球粉丝,完成了一场影史罕有的行为艺术。

数年来从线上到线下,粉丝们采用联名请愿书、租飞机拉条幅、购买广告展板等方式不断向制片方华纳施压,“ReleaseTheSnyderCut”(放出施奈德剪辑版)运动逐渐为大众熟知,在Twitter、VERO等社交媒体上频繁占据热搜,吸引了包括影片主演、幕后工作人员等业内人士参与。

扎克·施奈德本人也在“导剪运动”中推波助澜,持续与粉丝互动,在无人知晓所谓“导剪版”是否真实存在的三年中,那份黑白原版所提供的素材是维持热度的直接砝码。

华纳最终为影片追加了7000万美元投资,让《扎克·施奈德版正义联盟》得以与观众见面。正片开始前,扎克·施奈德凝视镜头双手合十,对粉丝们致谢:“感谢你们难以置信的激情,是你们让这一切成为可能。”

但导剪版《正义联盟》的质量并非没有争议,其评分难以避开“过誉”的质疑。扎克·施奈德本人受争议的时间比《正义联盟》更久,拥有特定粉丝群体的导演和“导剪运动”一样罕见。

他的骨灰级拥趸被称为“扎斯林”,这个词本意是嘲讽粉丝群体“狂热”、“虔诚”,以及过分吹捧扎导作品、贬低其它漫改电影的行径,但在导剪版《正义联盟》被官宣、上线、“正名”的过程里,也有越来越多的粉丝带着调侃与自豪以这个称谓自居,真成了粉丝团体的中性代名。

漫长曲折的“导剪运动”里,扎克·施奈德被无数粉丝们簇拥着,似乎越来越像一位“饭圈导演”。

“导剪运动”始于院线亿美元票房,相较超过3亿美元的成本蒙受了巨额亏损。扎克·施奈德是唯一署名的导演,但实际上《复仇者联盟》前两部的导演乔斯·韦登已在项目末段全盘接手,并进行了补拍和重剪工作。两种不兼容风格的混搭,让这部时长120分钟的影片遭遇了全线口碑崩塌。扎导的DC电影宇宙规划也基本宣告破产。

上映不久时,没有人敢确定还存在一部扎导剪辑版的《正义联盟》,但扎克·施奈德素来以“导剪版”著称,他过去所执导的《守望者》和《蝙蝠侠大战超人:正义黎明》都推出过导剪版,且质量被公认优于公映版。以此为依据,有粉丝在请愿网站上给华纳公司写了一封公开信,要求放出导演剪辑版,一周之内这份倡议就得到了超过10万签名。

一位女粉丝Fiona Zheng最早在社交媒体上为此发声,呼吁“我们必须为此奋斗”。后来在Twitter、Youtube、Instagram、Facebook等平台上都有了# ReleaseTheSnyderCut #的热门话题标签。这位粉丝还自学编程并自投资金,制作了名为“FOR THE SNYDER CUT”的网站,网站搜集了大量与导剪版《正义联盟》相关的资料和新闻,并整理了“导剪运动”的详细时间线月传出了导剪版《正义联盟》会在圣迭戈国际动漫展上官宣的说法,赶去赴约的粉丝们扑了个空,继续进行“导剪运动”的热情却丝毫没有削弱。这场活动反而转为了规模更大的“持久战”,并催生了更多线月,一架拉着横幅的飞机掠过了华纳总部上空。

在粉丝的重压之下,华纳选择保持缄默。2018年底已经脱离扎导掌控的系列新作《海王》上映,全球票房11.48亿美元,收入达到“DC扩展宇宙”(后文简称DCEU)峰值。虽然有部分声音指出,DC电影丧失自己的独特风格走向“爆米花”道路,会更加失去与漫威抗衡的资格,但对于制片方而言,市场反馈无疑更具说服力。

又一年圣迭戈漫展,拉着条幅的飞机再次出现,粉丝还租下了公交车站、高速公路等处的广告展板,实地宣传“放出导演剪辑版”。数月后,他们甚至还在纽约时代广场投放了巨幅广告。

直到2020年5月,导剪版《正义联盟》终于官宣,跨度长达三年的粉丝运动至此进入尾声。“赢了!”,粉丝们说。

在扎导的DCEU规划里,《蝙蝠侠大战超人:正义黎明》有着承上启下的重要作用,但该片2.5亿美元投资,收获8.73亿美元票房,成绩差强人意。华纳自此就对扎导失去了信心,在接下来的《正义联盟》拍摄期间,启用制片人干涉制,让DC娱乐首席创意官杰夫·琼斯与华纳兄弟执行副总裁强·柏格轮流前往片场监督。“就像保姆一样。”扎导回忆。不过起初他对制片方的想法表示理解,认为加入一些“幽默”、“有趣”的元素也并无大碍。

2017年1月影片在华纳内部举行试映,夸张的片长和黑暗的风格都不被认可。按照扎导的想法,该系列电影应该每次延长20分钟左右,《蝙蝠侠大战超人:正义黎明》应该比《超人:钢铁之躯》长20分钟,《正义联盟》应该比《蝙蝠侠大战超人:正义黎明》长20分钟,即3个小时左右,但为了争取更多排片,华纳的要求是必须控制在2个小时以内。

“我要怎么把六个角色和一个对世界有威胁的外星人,在2个小时之内介绍完?”扎导对此愤懑而无奈。随后不久,悲剧发生。他的养女“秋”在3月份自杀去世。扎导希望用工作来掩盖伤痛,但被华纳邀请加入编剧团队的乔斯·韦登权力越来越大。5月,扎导表示自己“受够了”,不再有精力继续修补影片,彻底离开了《正义联盟》项目。

在掌舵DC之前,扎克·施奈德就因其强烈的个人风格遭遇两极评价。油画般的调色、大量慢镜头、高信息密度的蒙太奇都是其标志。排斥他的观众认为,观影体验太闷,强调视觉美学而叙事能力太差,热爱其作品的影迷则醉心于那些精湛的构图,并对解读影像之下的宗教隐喻孜孜不疲,认为他拍出了漫改电影通常欠缺的深度。即便是最负盛名的《300勇士》和《守望者》,也面临过“黑”与“粉”并存的境况。

当被问及如何看待“饭圈有害的一面”,是否需要在公司战略和粉丝诉求之间找到平衡时,安的态度更加强硬,“我们对过于偏激的粉丝很失望,不希望DC成为‘封杀行为’的诞生地。”

一处彩蛋错误显得更为刺眼。扎导埋藏漫画彩蛋的能力一向被粉丝们追捧,片中角色“丧钟”的剑柄上有一枚暗红色符号,有粉丝认为这是在《蝙蝠侠》系列中创立了“刺客联盟”的雷霄古的代表符号,该猜测还得到了演员本人的肯定。但随即有人发现,这个符号出自游戏《光环》,和DC漫画没有任何关联,只是在使用谷歌搜索“雷霄古符号”图片时,会在第一张出现。扎导“资深漫画迷”的人设,也再次受到了质疑。

无论如何,被“捧上神坛”总会面临转瞬跌落的风险,如果“神坛”的基石是由粉丝的支持所堆砌起来的,就更加摇摇欲坠了。而对于DCEU来说,目前的分崩离析局面不会因为导剪版《正义联盟》产生改变。

DCEU从2014年开始搭建,到风波中的《正义联盟》一共5部作品,扎导执导了其中3部,《神奇女侠》和《自杀小队》由他担任监制,作品世界观自洽且设定统一。而《正义联盟》之后的若干电影,明显已经不再受扎导的规划影响。“百分百正在远离”扎导曾经搭建的故事线和共享宇宙。

勇敢的粉丝们创造了一次奇迹,但奇迹似乎不会发生第二次。原标题:《扎克·施奈德,“饭圈导演”?》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