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日英雄刘黑仔智取特务大佐东条正芝营救美军中尉飞行员克尔

  2017年7月1日,中国曾上映了一部以东江游击队在日占区活动为背景的贺岁电影《明月几时有》。片中彭于晏扮演的游击队员黑仔神通广大,刺杀卖国求荣的汉奸、欺压平民的日军如同探囊取物一样简单。不了解人物原型的观众可能会以为这又是一部抗日神剧。其实不然,“黑仔”的人物原型不仅是真实存在的,而且情节还远远比电影还要精彩!那么,黑仔的人物原型到底是谁呢?

  刘黑仔是广东东江游击队的一员猛将,他不仅多次营救被日军通缉的爱国学者以及盟军士兵,而且处决了无数卖国求荣的汉奸,甚至连击毙下乡扫荡的日本鬼子都如同探囊取物一样简单。

  有意思的是,刘黑仔并不是他的本名,而是他的战友给他取得小名。之所以叫这个名字是因为的战友见他皮肤黝黑而又身体健壮,干脆叫他这个名字了。刘黑仔原名叫刘锦进,他出生在广东一个贫苦的农民家庭,小时候就吃了无数的苦。他不仅要帮父母分担繁重的劳动,还要忍受地主的打骂。反抗的怒火此时就已经在刘黑仔的心中埋下。在潜伏在广东农村的党组织的帮助下,刘黑仔就在上学的时候接受了象征进步的思想教育,并主动参加演出具有浓厚爱国主义情怀的线年“七七事变”爆发,当时还在学校读书的刘黑仔也被紧张的国家局势所影响,决心学成之后一定要杀敌报国。1938年日军加紧对广东的侵略,中国守军虽然奋力抵抗但是不敌发动突然袭击的日军部队。刘黑仔的家乡也被日军侵占,当时已经19岁的刘黑仔,目睹了惨无人道的日本鬼子的野蛮兽行,决心同他斗争到底。广东已经沦陷,但潜伏在广东的组织仍然不放弃抵抗。

  也就是在这个时候,的支部书记赖仲之把刘黑仔发展成了候补党员,决心配合地下党工作。1939年,刘黑仔在赖忠之的介绍下,正式加入中国。正式入党的刘黑仔用乡村教师的身份作掩护,在日军的眼皮子底下做地下工作。刘黑仔虽然充斥着对日本侵略者的仇恨,但是要打鬼子还是得会用枪。为此,刘黑仔特意在晚上的时候,用组织配发的驳壳枪打插在地上的香柱来锻炼自己的枪法。久而久之,刘黑仔练成了一手神泣鬼哭的枪法,打死全副武装的日伪军在后来对他来说就如同探囊取物一样简单。1939年年底,刘黑仔在组织的调动下,前往惠阳参加惠阳人民抗日游击队。虽然装备不精良,但他们还是同扫荡的日军部队发起决死的战斗。为了保持实力,游击队在龙岗、坪山等地之间快速转移,把妄图全歼抗日游击队的日军绕的团团转。日军的围剿不仅没有浇灭抗日游击队的斗争决心,而抗日游击队反而越来越发展壮大。刘黑仔也在战斗中积累了足够多的作战经验,并于两年后升任手枪队小组长。刘黑仔在战斗中最喜欢使用的武器,还是组织配发给他的那把20发子弹的驳壳枪。它不仅威力大、子弹多,而且给予敌人很大的威慑。而刘黑仔的驳壳枪后来也成为了日军闻之色变的利器。

  1941年12月8日,就在珍珠港事件一天之后,日军撕下了和平的假面具,发动对英占殖民地的突然袭击。由于轻敌,英国驻港部队被日军打得丢盔弃甲,香港也于17天以后落入日军魔掌。见香港沦陷势必会危及广东的游击斗争,广东党组织特地命令刘黑仔率部潜入香港组织抗日游击队。在赴港作战之前,刘黑仔在众指战员面前郑重地表示:“保证完成任务”!刘黑仔的任务十分艰巨,他不仅要对付凶残成性的日本侵略军以及助纣为虐的汉奸以及印度雇佣兵,还要对付占山为王的土匪武装。权衡再三,刘黑仔决定先清缴占山为王的土匪武装,因为只有稳定革命根据地才能保证后面的行动有保障。当时在香港占山为王的土匪武装数量众多,这批人之中有一股以匪首李冠姐控制的部队最嚣张,他手下有60人“部队”,仗着人多在乡下烧杀抢掠,无恶不作。不仅多次骚扰香港农村的良民,甚至还多次攻打游击队。

  忍无可忍的刘黑仔选择向土匪武装开战,他和副官黄冠芳思考了一个妙计:“我们刚来香港,人生地不熟,但是敌人对我们也不了解。我们可以化装成‘冠’字号土匪,假意合作,借机控制他们。如果不愿意投降,那就格杀勿论!”黄冠芳也觉得有道理。于是,乔装打扮的二人果真成功地混入土匪巢穴。见刘黑仔看似痞里痞气的,李观姐也没有多怀疑什么,立刻产生了拉二人入伙的想法。三人谈得很顺利,只见李观姐拿出了珍藏的美酒:“府上今天来了稀客,我高兴。来,喝酒!我们不醉不归!”李观姐和二位举杯痛饮,却不知道危险早已来临。见李观姐早已放松警惕,刘黑仔突然跳到饭桌上,掏出驳壳枪对准房顶开了一枪:“我们是东江游击队的,优待俘虏!缴枪不杀!”包括李观姐在内的大小土匪被刘黑仔的突然袭击打了个措手不及,只得乖乖缴械投降。于是,手枪队几乎没有付出任何损失,就收缴了悍匪李观姐的队伍。刘黑仔和副官黄冠芳决定趁热打铁,在消灭匪首李观姐的势力后,连克大小土匪十余股。刘黑仔的手枪队歼灭无数土匪,缴获的战利品都可以堆成一座小山。

  刘黑仔在乡间的活动引起了日军的记恨,为了消灭刘黑仔以及他的手枪队,日军组织了好几次扫荡活动,但都无功而返。刘黑仔乘势痛打落水狗,就在日军部队下乡扫荡游击队的时候,自己带人在城市刺杀协助日军侵华的汉奸以及特务头子。一天晚上,刘黑仔带领两个战友前去找大汉奸陆通译算血账。这个陆通译,仗着会几句日语,在日军入侵广东的时候就第一批地向鬼子示好,只为了在伪政府中有一个体面的职业。很多日军颁布的反人类政策,就是陆通译帮忙推行的。陆通译做了汉奸,自然对日本鬼子惟命是从。刘黑仔立刻想到一个妙计:“我们可以扮成日本鬼子的样子,我做军官,你们几个做士兵。这样大汉奸陆通译就不会怀疑我们的身份了。”几位战友也同意刘黑仔的想法,于是他们拿出了从鬼子身上扒下来的军装按身份穿好。

  做好了准备工作的刘黑仔,立刻带着战友们前往陆通译的住所。刘黑仔学过几句日语,便由他向陆通译敲门喊话:“太君找你有事!”狗腿子陆通译不知有诈,连忙傻乎乎地跟在刘黑仔背后。等来到一条偏僻的街道旁,刘黑仔摘掉军帽阴沉着脸对陆通译说:“你知道老子是谁吗?我是东江游击队手枪队队长刘黑仔,就是你们一直要找的人!今天我代表人民、代表党枪毙你这个叛徒!”说完,刘黑仔拿出手中的驳壳枪对准了汉奸陆通译的脑袋。汉奸陆同译的魂魄早已被吓出体外,他见状“扑通”一声跪倒在刘黑仔面前:“长官,我上有老下有小的。如果不是为了他们,我才不愿意做汉奸。看在我初犯的份上,您就饶我一命吧!”刘黑仔没想和这个汉奸废话,只见他对准陆同译的脑袋扣下扳机。为了保证汉奸陆通译无法“死而复生”,刘黑娃又在他胸口上补了两枪。

  翻译官的消息震惊侵华日军,为了查出“真凶”日军特派大量间谍潜入广东的乡下调查。一天,就在刘黑仔给战友们讲解战斗要领的时候,手枪队的特工连忙跑来气喘吁吁地说道:“有一辆日本车停在村子附近,车上有三个人,估计来头不小,应该是日军渗透进组织的间谍。黑仔,快带人去看看吧!”刘黑仔见状连忙派战友前去搜查,自己拿起了桌上的驳壳枪也跟了出去。刘黑仔的战友先赶到那里,只见一胖一瘦两个日本人对着旁边的矿山指指点点,瘦的那个好像在纸上记载着什么。手枪队员们悄悄摸了上去,用枪抵住两个特务的后脑勺:“不许动!把枪交出来!”便从那个胖子的腰上搜出一把左以及塞了数十发子弹的子弹袋。一个手枪队员问到:“你是谁?来这里干什么?”那个胖子虽然是日本人,但却会说一口流利的粤语:“我是日本矿企的勘探家,来这里探钨矿。”那个手枪队员见状反问:“探钨矿要手枪做什么?”那个胖子见状就开始装哑巴。刘黑仔过来了,见双方僵持不下,便对那个胖子笑道:“我们是汪精卫手下的人,你是干什么的?”那个胖子见“友军”来了连忙笑道:“汪精卫是皇军的朋友,也是我的朋友!”虽然不能确定眼前这个胖子到底是不是特务,刘黑仔决定把他们押回秘密基地审问:“这里荒山野岭的,十分不安全。晚上游击队还会出来攻击你们,要不你们跟我走吧!”见刘黑仔这么客气,那两个特务也没说什么,果然乖乖地跟着他们走了。等到了刘黑仔的秘密基地,他便招呼战友给两个特务做饭:“这里东西是简陋了一点,但我希望你们二位不要嫌弃,将就吃一顿。”两位特务不知有诈,便高高兴兴地吃了起来。见两位特务吃的差不多了,刘黑仔头一偏:“来人,把这两个日本特务绑起来!”那个瘦子大惊:“我们是朋友,我们不会逃跑,为什么要绑我们?”那个胖子也在一旁不住地求饶。刘黑仔不想和这两个败类废话,对旁边一个手枪队员说:“把这个胖子押到蔡国良大队长那里审问,一定要问明白他是干什么的!”等两个手枪队员押着那个胖子走远了,刘黑仔对着那个瘦子说道:“你做过什么事没有?”知道对面是什么人以后,那个瘦子已经察觉自己是死路一条,便冲着刘黑仔大喊“我什么都干过!”说完双目圆睁,死死地盯着刘黑仔。“真是个被军国主义思想洗脑的败类!” 刘黑仔在心里暗骂。这时,一股强烈的不安涌上刘黑仔心头。原来,手枪队员漏了那个守车的日本特务。见自己的同事长时间没有回车,他肯定已经回去向日军司令部报信了。日军随时会发起对手枪队的清剿行动。刘黑仔大叫不好,见眼前的日本特务什么也不想说,便气不打一处来。只见他掏出手枪,对准特务的脑袋扣下了扳机。等了几分钟以后,只见那两个手枪队员押着胖子回到驻地。见手枪队员满面愁容,刘黑仔知道肯定是什么也没问出来。“原来他们是串通好的!”想到这里,刘黑仔知道应该干什么了。只见他对准那个胖子的脑袋再次扣下了扳机。等处理完两个特务的尸体后,刘黑仔召集了所有的手枪队员,对他们说:“敌人可能已经发现我们了,马上撤离!注意隐蔽,路上不准抽烟不准讲话!”好在刘黑仔的指挥得当,全体手枪队员都逃脱了日军扫荡部队的追击。后来,刘黑仔才从别人口中得知原来他们打死的那两个日本特务,一个是日本华南司令部特务头目东条正芝大佐,另一个则是他的得力助手。这估计是刘黑仔在他七年游击战生涯中干掉的军衔最高的鬼子军官。

  为了给被刘黑仔杀死的日军特务大佐报仇,日军开展了多次针对刘黑仔的刺杀行动,结果次次被他以及智勇双全的手枪队员们挫败。被刘黑仔的抗日武装折磨得寝食难安,穷凶极恶的日军决定集结1000多人的部队,发起对刘黑仔抗日武装的清剿行动。妄图通过歼灭刘黑仔的抗日武装,来终结侵华日军的“眼中钉,肉中刺”。刘黑仔干脆将计就计,他向众人阐释自己的作战主张:“日军不是想要我们的命吗?那我们就主动接敌,打他们个措手不及!”其他手枪队员见状高呼:“拥护刘队长的决策!赶走日本侵略者!”日军在手枪队控制的地方修建了大量的岗哨,隔开了手枪队与其他东江游击队的联系。只要是没有持有良民证的平民,通过岗哨时会遭到层层盘查,有些甚至会直接被押赴宪兵队大刑伺候。刘黑仔恨透了吞噬无数生命的日军岗哨,他首先想到的是敲掉卡在必经之路上的日军岗哨。有一天,化装成菜农的刘黑仔侦查日军设在九龙城乡之间的岗哨,他装作系鞋带的样子弯下腰,结果却摸向了腰间别着的驳壳枪。看守卫的四个日军放松了警惕,他突然站起来,横握着驳壳枪连开四枪。伴随着四颗弹壳落地的声音,岗哨上的四位日军应声倒地。只用了不到十秒,刘黑娃一个人就杀死了四名全副武装的日军士兵。

  由于日军的统治没有深入乡、县一级,刘黑仔可以在香港的乡下自由组织抵抗运动,而困守日军却只能被动还击。两者的僵持关系终于在一个美军飞行员的“帮助”下出现了改变。1944年2月21日,美国第十四航空队(前身是援华飞虎队)轰炸机从桂林起飞,千里奔袭轰炸日占香港启德机场。负责执行护航任务的美军战斗机飞行员敦纳尔·W·克尔中尉(以下简称克尔),被起飞迎战的日军飞机击落。克尔中尉在紧急情况下跳伞逃生,随后降落在观音山。幸运的是克尔并没有被日军巡逻兵捕获,而是被在观音山上活动的东江纵队小交通员李石发现。李石虽然没有见过外国人,但是却从克尔飞行夹克上的字迹证实了他的身份。原来为了保护每一位援华飞行员,他们的飞行夹克上都会绣有表明身份的中文,一般有如下内容:“我是一个美国飞行员,我的飞机被摧毁了。我不会说你们的语言,我是日本人的敌人。请给我食物,并将我带到最近的盟军军营,你会得到奖赏。”

  见是帮忙打鬼子的美军飞行员,李石十分开心,他扶起被树枝刮伤的克尔,在手势的帮助下让他明白自己的意思:“我是抗日游击队队员,这里很危险,请和我来!”由于带克尔回有日军眼线的村庄十分不安全,李石便想办法把克尔藏到安全的地方,并赶忙跑去给队长报信:“刘队长!我在观音山救了一个美军飞行员,他受了重伤,需要我们的帮助。”本着国际主义精神,刘黑仔决定无偿救助被日军围困的美军飞行员。在同队员们统一意见后,刘黑仔派交通员李石定期给克尔送去了食物、药物以及保暖的棉被,并指导李石帮忙给克尔包扎被树枝划伤的伤口。等夜深人静的时候,刘黑仔指挥众人把克尔转移到安全的石洞之中。果然,凶残的日军发现了克尔的行踪。他们叫嚣一定要活捉克尔中尉,并用武士刀砍下他的脑袋。为了保护克尔的安全,刘黑仔仔细嘱咐队员们:“白天在石洞外面埋上反步兵地雷,你们一定要记住位置,因为晚上还需要拆除它们给克尔送补给品。能否保证克尔的安全,就看我们的努力了!”

  在手枪队员们的悉心救助下,克尔的伤势基本恢复,甚至可以扶墙行走。而帮助克尔及时归队的计划也被提上了手枪队员们的议事日程。要怎么才能分散日军的注意力呢?刘黑仔冥思苦想,突然克尔的飞行员身份启发了他:“有了!攻击日军的启德机场,可以逼迫他们撤回部分围堵克尔的部队回防市区。”刘黑仔立刻向队员们分享了自己的作战计划,虽然这个计划过于大胆,但众人经过深思熟虑后一致同意了刘黑仔的计划。因为启德机场刚刚被美军轰炸过,日军早已被如何修复跑道折磨得焦头烂额,自然是无暇顾及启德机场的防卫。经过周密安排后,两位手枪队员在刘黑仔的带领下,趁着夜色的掩护前去破坏日军启德机场。他们混入漆黑一片的启德机场,用匕首干掉一个负责警戒的日军后成功溜进日军的油库以及飞机场安放了一枚定时炸弹。完成破坏任务的手枪队员们悄无声息地溜走了,只留下意识不到危险降临的日军守卫。伴随着两声巨响,日军的启德机场发生大爆炸。甚至已经成功转移到山上的刘黑仔都看得到爆炸产生的火光。见敌人的机库被成功爆破,刘黑仔难掩心中的高兴:“日本鬼子终于吃大亏了!”启德机场爆破之后,为了防止游击队对日军其他军事设施的破坏行动,日军被迫撤回了大部分驻扎在乡下的部队回防城区。启德大爆破不仅成功地缓解了手枪队防御的压力,同时也帮助克尔成功回到大后方桂林。为了表示对支援抗战的国际友人的尊敬,刘黑仔率部亲自送克尔来到海边乘船,并从这里赶赴东江纵队的其他同志那里。在数十天的生活中,克尔了解到以往毫无认识的抗日武装。

  临走时,克尔与送别的刘黑仔来了个大大的拥抱:“是你刘司令员给了我第二次生命。如果不是你们拼死相救,我就会被日本鬼子捉去了!”等回到桂林并成功返回原部队后,克尔中尉也不忘提笔亲自给刘黑娃写了一封感谢信。信中特意称刘黑娃为自己的“再造父母”!和很多潜伏在敌占区抗日的游击队一样,刘黑仔的“手枪队”也面临着无数困难。而他们在困难面前不屈服、不退缩,化被动为主动,最终成功逆转颓势。支撑他们行动的,不仅有对日本侵略者无尽的仇恨,同时也有者特有的革命乐观主义精神。也正是因为他们的不畏牺牲、艰苦奋斗,才保证中华民族在面临强敌入侵时并没有屈服。向英雄致敬!参考文献【1】曹谢.“佐罗”活跃在香港九龙——刘黑仔传奇[J].同舟共济,2005(8)【2】詹云飞、陈玄荣.手枪队杀敌在香港[J].百年潮,2004(11)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