利物浦憾别世界遗产名号 埃弗顿新球场惹的祸?

(作者系北京大学社会学学士,弗吉尼亚大学社会学博士,现任职于中国文化遗产研究院)

北京时间7月21日晚上17时36分,第44届世界遗产大会通过投票,将利物浦海事商城从《世界遗产名录》中除名。这也成为了第三项被除名的世界遗产。这本是一条和足球无关的新闻,但导致这次除名的直接原因,却是因为规划中的埃弗顿的新球场建设项目。在以足球为民族象征,视足球文化为重要精神遗产的国度,却因足球的缘故而失去“遗产”名号,着实令人感慨。

埃弗顿的新球场项目究竟在除名事件中起了多大“推波助澜”的作用?如果完全把除名归咎于新球场,埃弗顿未免有些冤枉。实际上,利物浦早在2012年就已经被警告了。自2004年列入《世界遗产名录》以来,利物浦就一直试图在遗产区域——港口一带进行新的建设。2012年开始,一个叫“利物浦水岸”的建设计划出炉,共包括了60公顷的开发用地,海岸线处港口。

这个计划很快受到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关切,并要求为了保证遗产区域的景观和谐,要控制新建筑的数量、位置和大小。打个比方,在中国今天的一些历史城镇,本来古色古香的老街道、老建筑,非要搞成装饰一新的仿古一条街,还要建造许多超高的建筑。这就是利物浦正在做的事情,显然是遗产保护者不能容忍的。

不过,近年来的世界遗产大会普遍“和风劲吹”。一些保护很差的遗产,大家一般只是提出警告而已,不会真的除名。按理说,如果没有特别情况,在今年以线上为主召开的大会上,利物浦这项遗产还是有很大机会保留在名录中的。但英国方面或许是太过自信,即使受到了警告,并没有采取任何措施,依旧照建不误。说的通俗些,就是连比划都懒得比划。这可就激怒了世界遗产委员会,建设问题最终演化为了态度问题。而直接将这个态度问题无限放大的,就是埃弗顿新球场的计划。

这个计划是2021年上半年公布的,正值世界遗产大会召开前夕。如果我们看一下这个对比图就会发现,这座计划中的新球场俨然直接把遗产区相当一块地区给填了。即使有些国家此前还觉得应该再给利物浦一些时间,但看到新球场的规划直接占压了遗产最核心区域之后,最后的一点同情也不复存在了。英国在本次开会前曾尝试拉拢具有投票权的国家,希望他们说说好话。但在真正匿名投票时,表面表态支持的国家中,有一半都当了叛徒,投了将其除名的票。

从这个角度来说,埃弗顿是导致利物浦海事商城被除名的直接原因,这个说法并不夸张。但在事件发生后,也出现了另外一些声音。有不少人对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决定不以为然,认为新球场能够创造更多就业机会,盘活码头区域的资源,增加城市的吸引力,激发利物浦这座老旧工业城市新的活力。更有人说,如果除名能让利物浦港口一带摆脱遗产保护的限制性要求,使城市发展的更好,那这个世界遗产名号也没什么可留恋的。

这种说法貌似有些道理,但实质是对世界遗产这一称号有着明显误读。世界遗产并不是一项荣誉,而是一项责任。1972年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发布《世界遗产公约》的目的,是每个国家共同守护重要的历史遗产。加入公约、申报遗产、实施保护,是沉甸甸的承诺。将利物浦申请列入《世界遗产名录》时,英国政府明明白白地做出了要保护这块区域,使其真实、完整价值永续传承的承诺。如今随意进行建设,而且是极大破坏了遗产的风貌,并不是一个简单的城市发展的技术问题,而是道德失信的问题。

谁也没有反对城市的发展建设,哪怕利物浦政府计划把整个海岸线都填平了,也是当地的内政。但如果有这样的需求,当初就不申报遗产即是。令人唏嘘的是,整个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和世界遗产的理念与规则体系,都是以英国人为代表的西方学者耕耘搭建的,如今制定规则的人率先违反规则,或许也说明了今天的世界与几十年前真的不同了。

我们祝福利物浦这座美丽的都市在新建设的激励下,焕发新的活力。作为以足球和披斗士而闻名的城市,可能不再需要保留那份伴随工业革命而勃兴的繁华港口的记忆,也不再需要留住见证了近现代船舶技术、港口和运输系统发展的那片历史风貌。只不过有了抛弃承诺、忽视规则的前科,无论将来埃弗顿队走向何方,这个污点是很难洗白了。

“体坛+”是体坛传媒集团旗下《体坛周报》及诸多体育类杂志的唯一新媒体平台。 平台汇集权威的一手体育资讯以及国内外顶尖资深体育媒体人的深度观点, 是一款移动互联网时代体育垂直领域的精品阅读应用。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